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bdf.2709064.cn!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火爆妖夫》

        郑哲玮 11223万字 17924人读过 连载

        以后再也不虐了! 2010年国庆节期间,在泸沽湖稻城亚丁徒步的路上,当我一次次离开队伍溜进路边的小树林痛苦地拉肚子的时候,当我一次次地抚摸我那疼痛的左腿膝盖的时候,当我浑身酸软无力迈着沉重的双腿疲惫地一步步地向前蹭的时候,我恨恨地一遍遍地对自己说:以后再也不虐了!是的,以后再也不虐了! 我要好好地爱护好我的膝盖,以使自己还能多玩几年户外。我要好好地爱护我的身体,以使自己能尽情地享受这日益美好的物质文化生活。我要多走些休闲性的线路甚至是些旅游景点,多一些闲适,少一些风吹日晒…… 可是,当我翻过邛引村后的垭口突然发现那将山坡染得彤红一片的楸树的时候,当我到达当天的营地晒着太阳喝着咖啡看漫天云卷云舒的时候,当我在亚丁的草海留连忘返找个安静的小山坡眯上眼睛打盹的时候,当我在稻城前往香格里拉的路上眼前突然出现那红得像簇簇火焰的狼毒花的时候,当我在电脑前一遍遍翻看此行拍的所有照片的时候,我禁不住又怯怯地想: 以后…以后…再也不虐了? 第一章双流机场:有缘的人会再相见 “老史!” 9月21日晚,成都双流机场人来人往。我身后背个大包,胸前背个小包,再挂个单反,全副武装地走向机场出站口。出站通道很像是一个T型台,三面挤满了来接站的人。场面那是相当滴隆重和火爆。当然,他们不是来接我的…… 就在我昂首挺胸地向前进时,那个细细的很清脆的女声突然在我耳畔响起。扭头一看,有点不敢相信,指点着她的鼻子说:“怎么是你啊?!” 这个女子是土豆。今年端午节,我们刚刚一起走了莲花湖-伍须海的徒步穿越。  和土豆的相识很有戏剧性。 那一天,我像个巡海的夜叉一般在论坛闲逛的时候,土豆加了我的QQ,问我她明明发了一个AA约伴的帖子,怎么居然给她转到商业版块了。 我连忙申明这事不是我干的(坏事一般都不是我干的),因为我只有转出帖子的权限,但没有转进帖子的权限。 后来经过了解,我也专门进了她的QQ群了解情况,她确实发的是AA制活动。于是,就向AA版块的版主说明了一下,将帖子重新给她转到了AA版。 只是我这一加进她的群,就上了贼船。  土豆的征伴帖,目的地是莲花湖-伍须海徒步。他们在群里聊线路,聊攻略,我看着看着,就上钩了,决定报名。但结果,土豆和我,一个领队,一个副领队,皆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成行。 冬去春来。某一日我偶然打开了早就屏蔽的那个群时,发现他们又在讨论那条线路。原来土豆和一帮朋友又决定今年端午节再相约走这条线路。土豆说,老史,你也一块吧,正好五缺一呢。我说好! 2010年的端午节,我们驴友6人,在莲花湖-伍须海徒步穿越中,走过了一条难忘的线路,度过了难忘的几天。特别是在黑漆漆的塔公草原上,在风中雨中,在泥泞中,我们并肩战斗,一路连推带拉带拽,终于和那辆苦命的面包车一起在凌晨时分顺利回到了康定县城。 “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对突然出现在双流机场欢迎人群中的土豆感到非常惊讶。我知道她肯定不是因为欢迎我才出现在这里。  在此之前的MSN上交流中,土豆说要去尼泊尔。而她的男友ROFFEE,我们莲花湖-伍须海穿越的队友,则要独自骑行川藏线。而就在我这次出行前,土豆听说我要去徒步泸沽湖稻城亚丁,还专门把在亚丁一重要岗位工作的朋友的电话告诉了我,告诉我如果在亚丁有什么事情处理,她朋友肯定会帮忙摆平。  土豆刚从上海飞到成都,在双流机场都没来得及出机场大厅。她提前赶到,然后在此接ROFFEE。遗憾的是,ROFFEE明明从2号通道出来,她却误跑到了1号通道。于是,该接的人没接到,不该接的人却接上了……  于是一起等ROFFEE。 在此期间,经数次通话,终于和前来接我的本次泸沽湖稻城亚丁徒步队友老铁棍接上了头——他跑到2号通道去了。 几个月没见,和土豆、ROFFEE在双流机场的不期而遇,让我们都又惊又喜。要知道,我们三人初次见面,就是在双流机场。 因为老铁棍开车来机场接我,要直接拉我去郫县,而ROFFEE的自行车不方便携带,我们只好遗憾话别。 在去郫县的路上,我给同走莲花湖-伍须海的老相发了条手机短信,说我在双流机场居然遇到土豆和ROFFEE了。老相回复道:缘份呐 第二章 关于老铁棍这个人 老铁棍,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包工头。 此次泸沽湖稻城亚丁徒步,我们给老铁棍起了个绰号:万人迷。 另外,徒步过程中我们给老铁棍一个集体的评价:包工头不可怕,就怕包工头有文化。 老铁棍“万人迷”的绰号是我们到达亚丁景区后封给他的。 经过8天的风吹日晒,我们个个灰头土脸,脸色黝黑。老铁棍更是8天没洗过脸,满脸的晒伤。但他喜欢笑,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和一嘴大牙。河北的猫就说:老铁棍,我现在发现你的牙真白啊! 饶是如此,当我们背着大包穿行在亚丁景区的人流中时,老铁棍还是被一个美女给拦了下来。“帅哥,你背的包好大哦,我好佩服你哦。明天能带偶去卡斯地狱谷不?” 老铁棍连忙把墨镜一推推到了额头上,两眼放光、满脸堆笑地说:“好哦好哦,我们明天就去哦!”我敢打赌,当时他连卡斯地狱谷在哪都不知道!  在荒草野岭里走了8天,那形象说实话不太上镜。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被美女给盯上,我等一干人等既忌妒又羡慕。老铁棍很牛逼地低头微微一笑对我们说:“哥这叫沧桑,知道不?” 于是,大家集体授予老铁棍一个绰号:万人迷。 不仅美女喜欢万人迷,男人也喜欢他,当然也喜欢他的一手好厨艺。如果我们这次要评选什么什么最佳人气奖的话,那最佳得主肯定非老铁棍莫属。 和社会上传说的包工头不一样,老铁棍是个很豪爽仗义的人。 本来老铁棍决定在家过完中秋节再出发和大家集合,因为我们原计划订的是26号从泸沽湖出发。但我想在泸沽湖环湖徒步,决定提前到达泸沽湖等待大部队,而不是和别的队友一样全部在丽江集合。老铁棍是成都人,有他同行我肯定会方便很多。所以我忽悠老铁棍22号晚上和我一起从成都火车出发去西昌,然后再转汽车去泸沽湖。老铁棍立马答应了。后来我才意识到22号是中秋节感觉不好意思。 我俩确定好行程后,老铁棍提前买下了从成都出发去西昌的卧铺车票。但很惭愧地向我道歉,说没买到软卧,只有硬卧车票了。我差点被雷翻。问:你是新驴吧?老铁棍鄂然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你居然还要坐软卧! 老铁棍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新驴,泸沽湖稻城亚丁,这条我梦寐多年的徒步线路,居然是他的入门线路。唉,这世道,变化太快了…… 我曾经问老铁棍为什么会对户外感兴趣。老铁棍说经过多年的打拼,他忽然失去了对生活应有的热情。“我和一个朋友在茶馆聊天聊了整整一个上午,聊理想,聊人生,越聊越感觉生活没什么意思,感觉对生活没啥激情了。一次上天涯,偶然发现了这个出行约伴的帖子,感觉这样的活动不错,就报名了。”老铁棍告诉我。 虽然老铁棍对户外的事情不太懂,但丝毫没影响他对团队的热情。他专门买了两本类似《户外圣经》一类的书装在了背包里,打包时就拿出书来比对着看,一边看一边问我对不对。他不仅把我在成都的行程包括吃住玩安排得滴水不漏,而且以自己的热情、体力还有风趣幽默,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赞同。以致于团队按原计划在稻城解散后,大部分队友都跟他一起包车回成都了。 所以大家在路上感慨地说:包工头不可怕,就怕包工头有文化! 这个包工头虽然有文化,但他的四川话讲得和唱歌一样好听,普通话可就不敢恭维了。我俩在泸沽湖一块呆了三天,他担心我听不懂四川话,就努力讲普通话。记得一次租自行车时,他一遍遍地对我说:“走,先去办手术(续),办手术(续)。”我没听明白,旁边一个美女笑喷了:“帅哥,求您了,您还是讲四川话吧!”  泸沽湖稻城亚丁徒步结束后,老铁棍的感受是:无论天堂地狱,如果只是吃饱睡好到达终点,目少了,人生就会很简单。 第三章格桑花:怜取眼前人 一向年光有限身, 等闲离别易销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 落花风雨更伤春。 不如怜取眼前人。 千年之前,北宋太平宰相晏殊端着酒杯,赏着歌舞,摇头晃脑地赋下这首词的时候,这位著名的神童不知可曾想到,他的这首词除了被世人传诵之外,精华部分还和一种美丽的花联系了起来。 这个花,便是西部高原美丽神奇的花—格桑花。“怜取眼前人”,成为格桑花的花语。 从西昌到泸沽湖,山路崎岖难行。人在车中,被颠来颠去,宛如坐轿一般。头昏脑胀之际,不经意间,路边一丛丛连片的白的、粉的、红的花跃入眼帘,自然排列组合的颜色五彩缤纷,分外绚丽。心情顿时兴奋起来。一片片的花儿沿着公路铺陈排比,让人感叹。 格桑花,美丽而不娇艳,纤细而不柔弱。当时让我又想起了小五台上的金莲花。西昌到泸沽湖路上的格桑花泸沽湖畔的格桑花格桑花,将泸沽湖畔的公路装饰成了一条彩带格桑花,将泸沽湖畔的公路装饰成了一条彩带 第四章格桑花一般美丽的女子 格桑花,在藏语中是“幸福”的意思,现在常被喻为女子。 话说9月22日晚10点,我和老铁棍一起乘火车奔西昌,早晨6点到西昌。从西昌火车站去长途汽车站,打出租要价15-20元不等。火车站广场上就是个公交车站,乘12路,一元钱,约10来分钟就到了汽车站。老铁棍先去买上了去泸沽湖的汽车票。好玄,只有不多的几张票了。西昌到泸沽湖每天只有一班汽车,上午8:40发车,8点就可以进站上车了,这样能提前放上大包。西昌火车站广场上公交的时候有扒手,需要注意。 买上车票,就去对车站对面吃早饭。在这里,居然遇到了另一支从木里穿越去亚丁的驴友。巧合的是,原来我计划跟他们的队伍,但后来因为时间不合适,退出了。居然在这巧遇。 在西昌汽车站吃早餐时,遇到了去泸沽湖旅游渡假的小周,顺手捡了,虽然是个男的。 上了汽车,老铁棍拿出地图和一本攻略之类的书,我们一起研究在泸沽湖期间的安排。确定大致行程正准备将地图收起来时,一个很动听的女声从后排传来:“帅哥,能借地图一观否?” 老铁棍回头一看,口水立马哗啦啦流了一地……美不美?美不美?这次出行,为防止晒伤,我专门带了副墨镜。没想到,墨镜还有另一个功能,不仅能防止晒伤,还能让人脸皮变厚。 戴上墨镜,再戴上有檐帽,一张脸,基本上就遮住一大半了。反正别人看不清我是谁,所以这次出行,我是逢美女便拍!  到点了,哈酒去了。想看美女的,请帮俺顶到10页以后。。。。。。谢谢昂~~~  友情提示:我已和上面的“红妹妹”约,正式成为其经纪人。如有户外品牌商请“红妹妹”做代言人,请和我联系。 联系QQ:77586668 联系电话:~~~~~~感谢想看美女的兄弟们顶帖,美女的照片也发了。 现在,感谢想看帅哥的姐妹们顶帖。开始发衰哥的照片~~~ 传说中的老铁棍~~~ 保镖兼收队老马,我的好兄弟,下次再一块走个线路,我陪你!傻欧,我们都叫他傻鹅~~~活动召集人:绝地反击,NND,怎么追都追不上!沉稳内敛的阿甘。希望有机会真能同行西沙~~~来自内蒙古的骑士 很佩服清泉的耐力和坚韧 这些年,走过一些线路,也结识过一些驴友。无论是哪条线路,总有一些风景值得我们驻足,总有一些朋友值得我们感动。在这次泸沽湖稻城亚丁徒步的线路上,子默穿着单薄的冲锋衣怀揣着一包达利圆蛋黄派在风雨中走出营地那么远迎接我们的镜头,总是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子默,如果有下次,如果下次再同行,我一定再给你带烧饼!佳佳猫,在邛引村的垭口,你担心队友在垭口冻感冒,抱着一大抱冲锋衣在风中等了20分钟。虽然你抱的冲锋衣中没有我的那件,但当时还是特别感动。傻丫头啊,你担心别人经过垭口时感冒,怎么你在垭口等了20分钟就不担心你自己呢? 第五章 泸沽湖:难忘那一夜的《爱情》 到达泸沽湖镇以后,我们包车到了大嘴村的一家客栈。 安排好住宿,我们在周边走了走。客栈的饭菜比较简单,本来想吃条泸沽湖打的鲜鱼,可店老板趴在地上,撅着腚用个网兜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水坑里捞了半天后,摇了摇头:“那条鱼哪去了呢?”晕。。。。。于是我们包车赶到相对比较繁华的洛洼村去吃晚饭。 洛洼村商业气息比较浓,恍若闹市。  饭后,租了辆自行车去看演出,但到达时已近尾声。 随后,我们决定骑自行车回大嘴村。 9月23日,农历八月十六。一轮圆月挂在天际,月光如洗。路边的草海一片朦胧,一条条猪槽船泊在岩边,仿佛置身幻境。 从洛洼到泸沽湖镇,柏油路宽阔平坦,没有陡坡,即使有坡,也是缓慢地上升和下降,非常适合骑行。 泸沽湖的夜晚非常宁静,行人也不多见。特别是下坡的时候,就那么毫无顾忌地直冲而下,很爽。  我们住宿的客栈依水而建,院子里一个茶亭,一个酒水吧,均依水而筑,平静辽阔的水面尽收眼底。 客栈的房间内是没有热水的。坐了一天的车,又骑了那么远的自行车,我便拿上水杯去酒水吧冲咖啡。 刚下楼,就听到酒水吧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吉他声。循声望去,客栈的二老板,正对着电脑用心地弹吉他。 他弹的曲子我不熟悉,但回头看了看他眼前电脑屏幕上的曲目,赫然发现两个字:《爱情》。 二老板个头不高,梳着分头,戴着副黑框眼镜,留着胡须,显得又黑又瘦,脚上则拖着双拖鞋。 我说明来意,二老板放下吉他,摁下电热壶的开头后,继续面无表情地回去弹奏他的《爱情》。 我不知道二老板的经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个泸沽湖畔小小的一家客栈来做所谓的“二老板”。但很显然,此刻的他正陶醉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甚至连我伸出的大拇指,都没有个礼节性的反应。 这个酒水吧就建在泸沽湖的边上,高出水面约有半米,吧内并排放着几张因破烂而似乎很沧桑的桌子和长条椅,墙壁上则贴着一些驴友或者游客的照片。 窗外,明亮而柔和的月光下,微风轻拂,泸沽湖水面荡着层层涟渏。 一切都那么宁静,除了这低沉的吉他声,和二老板自顾自低声吟唱的《爱情》。 因时间已晚,没有客人,酒水吧内光线昏暗。我冲好咖啡,选了个离二老板有一定距离且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