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分析人士建议以降准释放存量货币实现稳增长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6:59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分析人士建议以降准释放存量货币实现稳增长

随着美联储QE政策退出时点的日益临近,美元升值预期逐渐形成,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出预期逐步升温,货币贬值和资产价格下跌等风险加剧,预防资本流出和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将成为国内货币政策的重点。央行货币政策很可能保持人民币汇率和利率稳定,但在其它经济体贬值和降息情况下,这将加剧需求收缩型衰退,下半年经济增长可能再度放缓。   全年GDP或增7.6%  从影响物价的货币、猪肉价格、蔬菜价格和大类资产配置等角度看,今年物价已不具备大幅上涨条件。预计2013年CPI将上涨2.6%,与2012年基本持平,物价不是今年货币政策实施的障碍。   在无金融危机第三波冲击和资本流出风险的情况下,预测2013年GDP增长7.8%,与2012年基本持平。但在资本流出预期较强的情况下,再考虑政策性因素对消费的制约,2013年经济增长预期将下调。   在央行同时权衡稳增长和预防资本流出风险的中性假设下,预计2013年GDP增长7.6%,其中,二季度增长7.6%,三季度增长7.4%,四季度增长7.6%。   乐观而言,如果央行以经济增长为中心,放松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贬值,全年信贷投放9万亿元以上,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有所放松等,那么2013年GDP有可能增长7.8%。   悲观判断,如果央行关注资本流出和人民币汇率稳定,并采取加息等汇率稳定措施,那么2013年GDP增长可能低于7.5%,下半年在7.3%至7.5%之间。   比较而言,笔者更倾向于中性预测前景。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困难期,微观层面的困难短期内还难以化解,稳增长关键看宏观政策走向。   降准幅度或加大   防资本流出成为货币政策重点,央行将维持人民币汇率和利率基本稳定,降准以释放存量货币成为稳增长的关键。同时,政府只有提高政策的针对性,才能重塑市场信心,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在防资本流出风险方面,央行除了将汇率和利率保持基本稳定外,没有更好的选择,预计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平均价位将保持在6.12的水平,波动幅度将有所扩大,一年期存贷款利率则可能继续保持在3%至6%不变。   在其它经济体降息贬值的情况下,我国不贬值不降息的结果,只能是国内外利差扩大,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升,更加不利于出口,中小企业生产经营更加困难,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因此,央行很有可能降准,这符合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要求,与防资本流出风险这一目标也没有冲突。   在资本流出预期下,降准幅度可能加大。根据测算,外管局新规大约导致5月新增外汇占款少增1000亿元,美联储退出QE预期造成的居民和企业结售汇行为逆转导致外汇占款环比少增2400亿元。降准幅度与外汇占款规模有很大关系,在资本流出预期下,外汇占款减少可能性增加,存准下调幅度可能加大,降幅可能在1个百分点以上。   提高政策针对性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只有及时出台有针对性的宏观政策与改革措施,才能解决矛盾,提振市场信心。在金融、财政、土地、要素价格、行政审批、收入分配与户籍制度等领域都迫切需要改革,应及时出台有针对性的改革举措。   从中长期看,大力进行体制改革,供给管理与需求调节并重,包括减税,反垄断,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减少行政干预,放松金融管制等,才能释放改革红利,既发展生产,增加供给,又克服发展瓶颈,改善供求关系,保持可持续发展。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扩大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力争“十二五”期间全面完成“营改增”改革。据测算,全部试点地区2013年企业将减轻负担约1200亿元。通过实行“营改增”,激发企业活力,形成新的增长点,这是今年扩大就业、增加居民收入、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   放松垄断领域,放松市场与金融管制,促进民营化。2005年以来几乎每年都出台政策措施,放松垄断和管制,支持非公有企业投资。但是从结果来看,“玻璃门”和“弹簧门”问题仍很突出,在投资核准、融资服务、财税政策、土地使用、对外贸易和经济技术合作等方面,对非公有制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做不到一视同仁,实行同等待遇。   减少行政干预。机构改革是政府内部权力的优化配置,那么转变职能则是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市场能办的,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因此,必须从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入手来转变政府职能。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  已经开启大幕的去杠杆化,是一个伴随改革的长期过程,如果太剧烈就可能导致经济短期减速过快。为此,政策应发力金融改革,加快推进民营银行的设立和利率市场化,真正激活货币信贷存量。通过破解中小微企业的资金瓶颈问题,从而平衡长期经济改革与短期经济减速之间的关系。   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的杠杆率持续上升,经济运行的系统性风险急剧上升。尤其近几年来,很多行业产能本就过剩严重,但在政策刺激之下仍不断加码扩张,导致整个实体经济的杠杆率不断提升。显然,去杠杆化将加快经济结构的调整,有助于化解产能过剩痼疾和推动长远经济改革目标的实现。一方面,它对新增产能提出更高的要求,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另一方面,它将压缩落后产能喘息的空间,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的进度。   然而,去产能的同时经济短期进一步下滑甚至是硬着陆的担忧亦出现,通缩预期有所抬头,如果经济超预期减速并走向失控,将反过来掣肘长期改革。数据显示,我国两大制造业PMI指数6月均现颓势,官方PMI回落至50.1%,为年内低点;汇丰PMI终值48.2%,创9个月新低。机构预计二季度GDP增速可能降至7.5%左右,三季度增速或进一步下滑。   宏观调控政策强调要提高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挤出原先增长存在的“水分”,去杠杆化无疑是明智之举。不过,在现有的金融结构下,金融体系主要为大企业、地方政府项目服务,中小微企业、“三农”等融资薄弱环节在去杠杆进程中面临的资金形势可能会更为严峻,如果处理不当将可能导致经济硬着陆。   必须明确的是,近期的“钱荒”以及下一步货币政策不再“放水”并不意味着实体经济真的缺钱,而是货币信贷资源在市场中存在错配,因此,不必因为担忧中小企业缺钱就放松货币政策。上半年经济冷、融资热的矛盾反映出相当一部分资金并未进入实体经济。除了一部分在金融机构之间“空转”,很多信贷投放通过影子银行进入了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只不过是用来偿还旧债,而没有创造新的经济活动。   有关部门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央行近日对部分支行安排增加再贴现额度,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信贷投放;财政部未来将研究完善农村金融机构定向费用补贴、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和涉农贷款增量奖励等各项农村金融工作。当然,这是在现有金融体系下的治标之策,而加快推进金融市场化进程的治本之策更亟待出台。   首先,应加快设立民营银行、进一步推动国有银行的市场化改革。国有银行素来偏爱服务大企业,甚至还有为国有企业提供一定额度贷款的任务指标,尽管已经进行了市场化改革,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但改革仍不够彻底。同时应加快设立民营银行,让中小金融机构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下转A02版)   其次,应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和健全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民营银行与国有银行相比在吸纳存款方面的一大劣势为缺乏国家信用作为支撑,因此,应尽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为其吸纳社会资金提供保障。同时,中小企业融资难也有其自身缺乏信用的因素,高风险必然伴随着较高的贷款利率,为此,应完善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并鼓励针对中小企业的金融创新产品。   可喜的是,利率市场化改革已提上日程,这将成为金融市场创新和改革的巨大动力。现实中,通过发行理财产品,大额存单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存款利率的市场化。下一步应放宽贷款利率的浮动范围,让资金流向更有效率的产业部门。只有实现资金的有效合理配置,才能真正激活存量货币信贷,在去杠杆和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切实拉动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业等行业的发展。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