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宋丹丹月工资两千话剧养不活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3 10:41:07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著名小品演员、非著名话剧演员宋丹丹说:“希望有一天,话剧演员只靠演话剧就可以养活自己。”

两年前曝光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下称“北京人艺”)演员工资单中,包括宋丹丹、徐帆、濮存昕等在内的一级演员平均工资仅为2000余元,刚入行的四级演员工资不过800余元。

单靠演话剧无法生存的现实使众多演员纷纷寻找影视剧等多个出路,话剧艺术一度受冷。

一年前,方正文化艺术发展基金成立,探索文化团体和企业的合作模式,“给宋丹丹发奖金”的概念起步。除了话剧院团中的“头牌”——北京人艺外,一些改企后的“原国有剧团”也在艰难地探索着自己的谋生之路。

“急需一个剧场”

直到今天,太原市话剧团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韩林都清楚地记得自己2007年上任伊始看到的“震惊”场景:话剧团的院子里垃圾遍地、楼里潮气逼人,墙角是一片一片的霉斑,整个剧团甚至找不到一套完好的桌椅。

与破败的环境一致的是“混日子”的思想,当时的现实是“政府是投资主体,领导是基本观众,获奖是唯一目的,仓库是最后归宿”。有很多担心改企后失去“铁饭碗”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纷纷办理内部退养手续,来避免未来可能应对的挑战。

2009年太原市话剧团核销了原有事业编制,注销了事业法人,在进行了企业工商注册后,正式“下海”成为太原市话剧团有限责任公司。如今,这家公司已经运营了将近两年。韩林坦言,“痛并快乐着”。

因为在原有基本工资基础上,实行了多劳多得的工资制度,“被调动起热情”的演员们都鼓足了劲儿参与演戏,甚至灯光、舞美的设计,目前这家曾经无戏可演的剧团有6部戏正在同时上演。

韩林告诉记者,剧团转企后国家有“扶持基金”,每年拨发大约100万元的经费。但这笔钱要养活全团50人左右的在职员工和几十名签约演员,还包括所有的运营和事业经费,而且按照政策只给拨款5年,“也许5年之后,就全靠自己了。”

韩林说,剧团目前最急需的就是一个剧场,做梦都想拥有一个,因为每场演出居高不下的场租一直是自己的“心头痛”。

北京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剧场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北京市场为例,国家大剧院的场租约10万元一场,还不是什么人都能去,保利剧院大约5万元,人艺首都剧场的场租也要3万元左右,且话剧也不是只演一场,需要积累人气,这样对于一些小成本或者是地方剧团来说成本支出非常大。

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福麟告诉记者:“在话剧圈里曾经流行着‘不演不赔,小演小赔,大演大赔’的说法。”而这种现象在改企剧团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韩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他们出品的代表作《疯狂的疯狂》为例,该剧投资约为80万元,在演出30场左右时收回成本。而这部话剧进入真正市场的运营后,场租占到了演出成本的一半以上,而如果要长期演出的,是否可以保证一直有好的票房收入又是剧团面临的风险。

作为太原市的地方话剧团体,目前团里的红色话剧《红色遗言》正在太原市上演,由于赶上建党九十周年各种纪念会议和庆祝活动,各剧场的档期都很紧张。“砍价谈得都快翻脸的了,居高不下的场租还是占据了演出一场成本支出的50%~60%。”韩林说。

韩林表示,如果有了自己的剧场,演员们不仅可以有自己的排练场所,在演出时又可以免去成本支出中的大项“场租”,更长远的是,如果有了自己的剧场,也可以出租给其他演艺团体让剧团有了“长期的收益”。

今年5月,作为基层文化院团改企的代表,韩林向中央领导汇报工作时,大胆地提出了“急需一个剧场”的请求。据韩林介绍,中央领导当时就请山西省有关同志协助解决。

但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建剧场的地从何来?资金又由谁承担?面对这个还在构想中的剧场,韩林说:“这只是个开始。”

玉溪定制工服

阿克苏制作职业装

中餐厅定做制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