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Facebook开发平台危机四伏犹如与魔鬼跳舞

发布时间:2019-10-11 18:00:12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虽然Facebook创造了一个繁荣的应用平台,但由于算法一直对外保密,而且经常调整,给开发者带来苦恼。

导语:美国IT网站CNET今天撰文称,虽然Facebook创造了一个繁荣的应用平台,但由于该公司的算法一直对外保密,而且经常调整,给应用开发者带来了苦恼。上市后的Facebook甚至会加大对商业利益的考量,这也使得与Facebook合作更像是在“与魔鬼跳舞”。

以下为文章全文:

公开炮轰

道尔顿·考德威尔(Dalton Caldwell)最近给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写了一封公开信,引发了轩然大波。他指控Facebook高管对他与卢卡·布拉西(Luca Brasi)共同创办的公司发出恐吓:要么卖给我们,要么就毁掉你。

“Facebook已经明确允许我开发我正在开发的东西。”考德威尔说。这位软件开发者意外地发现,由于他开发的一款Facebook应用与Facebook最近推出的App Center很相似,使他成为了这家社交网络巨头的猎物。“他们说,"抱歉,我们只是想赚钱。"

考德威尔对Facebook的公开炮轰不仅导致风险投资家、Facebook董事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离开了考德威尔的Mixed Media Labs公司董事会,而且揭示出大型软件公司与小型软件企业之间偶尔出现的紧张关系。甚至还打开了一扇窗户,使得外界得以一窥Facebook的超级强权当数以千计的开发者将自己的命运完全系于这家全球最大社交网络时,必须要时刻牢记这种权力失衡的现状。

一方面,Facebook依赖众多第三方开发者为其设计应用,从而不断吸引5亿多用户日复一日地返回该网站。但如果将自己的成功完全建立在Facebook的触角之上例如Branchout或Zynga开发者就必然面临坎坷的道路。

典型案例

只消看看BandPage的遭遇即可。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开发了一款工具,专供乐队分享音乐、与粉丝互动、分享新闻之用。其创始人J·赛德尔(J Sider)长期担任乐队和演出场地经理,他两年前开始创业,并决定完全基于Facebook平台打造自己的应用。在他看来,Facebook是音乐人与粉丝互动的主要渠道,尤其是在后MySpace时代,但Facebook却并未提供任何满足这一需求的功能。

BandPage吸引了詹森·马耶兹(Jason Mraz)等大牌客户,并很快崛起。过去两年间,Bandpage积累了大约50万客户,融资1900万美元。今年1月,该公司号称在Facebook上拥有3000多万月活跃用户。

随后,Facebook推出了时间线(Timeline),并决定关闭一项名为“默认着陆标签”的营销功能。也就是说,BandPage等定制应用不能再将各大品牌或乐队的Facebook主页设为默认。粉丝必须找到某个乐队的Facebook主页,然后“Like”该乐队,才能了解该乐队或BandPage应用希望其访问哪个页面。对BandPage而言,这次改版犹如晴天霹雳。数月间,其流量萎缩逾九成,月活跃用户骤降至300万左右。

但赛德尔并不伤心。他表示,他从一开始就将Facebook视为一个跳板。尽管依赖Facebook获取流量,但由于早就知道Facebook随时都可以毁掉他们,所以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开发出了独立产品,以备不测。7月末,BandPage推出了BandPage Everywhere,这是一款帮助音乐人管理音乐、照片、演唱会日期的工具,可以通过一个控制面板涵盖整个网络和Facebook。

“这就像坐过山车。”赛德尔在谈到与Facebook的合作时如是说,“这或许是一次地狱之行,你可能爱上它,也可能被甩出去。我决定一试,我们还会继续走下去。”

Facebook“暗箱”

对Facebook开发者而言,最棘手的挑战是如何搞清不断调整的Facebook“Edgerank”正是这个算法决定了哪些信息可以显示在至关重要的News Feed信息流中。News Feed似乎是一个信息精选集,反映了你的好友“Like”或评论某条信息的次数。但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并非完全如此。

Facebook可以决定成千上万的用户能否看到某款应用,也就由此控制了这款应用的传播范围。很多一夜蹿红的东西其实都是因为Facebook在做测试而且总是以用户体验的名义。但毫无疑问,收入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尤其是当这家新晋上市的公司股价低迷之时。

这种影响非常巨大。一款应用可以一夜爆红,但也很有可能在第二天销声匿迹。“这令人极度困惑。”一位担心与Facebook交恶而不肯透露姓名的开发者说,“我们都担心Facebook改变政策,我们都想弄清楚如何获得更多的曝光度。但这几乎就是一个暗箱。”

Facebook高管一直对News Feed的工作模式守口如瓶。一位Facebook发言人还强调称,“在Facebook中成长起来的应用靠的是质量和好友之间的欢迎度。”但他也承认,这是Facebook的秘密。

所有Facebook活跃用户都目睹了这种情况。还记得Zynga的《Farmville》那犹如燎原的增长势头吗?但这种势头却逐渐放缓,至少部分放缓。这似乎是因为Facebook认为用户将此视为垃圾信息,因此对《Farmville》略作惩戒。但此事却影响巨大,以至于Zynga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中抱怨,部分业绩下滑源于Facebook对新游戏的偏向。

社交阅读也是一个很有趣例子。从今年春天起,我们便能看到自己的Facebook好友在《华盛顿邮报》网络版、雅虎或其他地方阅读了哪些内容。有一天,我扫了一眼News Feed,发现Go Daddy创始人鲍勃·帕森斯(Bob Parsons)和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都读过一篇题为《未经PS的超模》的文章。即使是在Facebook上,这种分享也有些过了。

这显然超出了很多Facebook用户的预期。尽管Facebook不会透露改版的详情和原因,但该公司却开始作出调整,社交阅读应用的流量骤然跌至谷底。如此看来,在这场狂热中,Facebook既是创造者,也是终结者。

起伏不定

我并不是说视频分享应用Socialcam创始人兼CEO迈克尔·赛贝尔(Michael Seibel)上月接受Autodesk 6000万美元收购要约,是因为通过Facebook获得的流量大降,但二者的确存在前后关系。尽管很多人都喜欢Socialcam及其竞争对手ViddySocialcam应用自2011年发布以来已经在iOS和Android上吸引了1600万次下载但该应用的增长却极其依赖Facebook。从现有的数据来看,Socialcam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Socialcam是众多因为Open Graph的推出而获得大力推广的应用之一。通过该功能,应用便可被分享到用户的时间线、News Feed和Ticker中。但Socialcam使用Facebook时过于激进,它的狡猾推广方式广受诟病。例如,要观看他人在Facebook上分享的Socialcam视频,必须首先注册该应用。

Facebook上的起起伏伏可谓惊心动魄。根据AppData的数据,Socialcam 4月1日拥有57万月活跃用户。到了6月,这一数字飙升了9952%,其月活跃用户达到5730万。但到了8月1日,这一数字又降至3190万,这似乎源于Facebook对用户投诉做出的反应。这种下滑趋势仍在延续。

不论怎样,当赛贝尔将Socialcam出售给Autodesk时确切地说,是7月17日对方表示,将让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4人公司继续独立运营。

维护关系

由于Facebook的情况瞬息万变,应用开发商需要时刻应对可能发生的改变。当然,由于Facebook的产品路线图和设计计划一直都对外保密,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

对里克·马里尼(Rick Marini)来说,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关系。马里尼是BranchOut创始人兼CEO,这是除LinkedIn之外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络。BranchOut完全基于Facebook打造,迄今为止已经从硅谷大牌投资人手中融资4900万美元。马里尼的团队每周都会与Facebook会面,为他们提供反馈,并了解如何改进BranchOut的信息。

“我们白手起家,现在已经拥有3000万用户。如果没有Facebook,就没有我们的今天。”马里尼说,“由于该平台一直在变化,我们必须时刻与他们保持联系。我们会告诉他们,在他们改版后,我们看到了哪些用户行为。如果没有起到效果,他们也希望知道。”

当然,Facebook很少会惩罚其平台上的应用。该公司的高管都在做着他们认为对Facebook最有利的事情。如果要因此承受痛苦,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要将自己的服务与全球最大的网络关联起来,难免要冒一些风险。这是一种共生关系,但经营起来却并不容易。不过,归根结底,Facebook创造了一个繁荣的应用经济,涵盖购物、音乐、阅读、游戏、健身、烹饪等诸多领域。

Facebook之于社交网络好比谷歌之于搜索,二者都在各自的领域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当谷歌对搜索算法进行调整时,难免有网站受到影响。但与Facebook一样,谷歌也在做着自认为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谷歌希望提供高质量的搜索结果(质量的含义由谷歌来定),而Facebook则希望提供高质量的社交体验(质量的含义由Facebook来定)。

与谷歌一样,Facebook也已成为上市公司。因此,它做决策时不会只考虑用户体验,还要安抚数百万股东,这便给Facebook带来了增收压力。正因如此,考德威尔才认定Facebook和以广告为驱动的Twitter,都不再是真正的“平台”,也不再是扎克伯格所谓的“社交公共事业”。

所以,曾于2009年将社交音乐创业公司iMeem出售给MySpace的考德威尔,既未与Facebook合作,也没有向Facebook出售,而是为展开了一场募捐活动,并将其称作“没有广告的时事社交流”。

该活动已经取得了成效,考德威尔已经实现了50万美元的募捐目标。在该活动还有13小时就将结束时,已经吸引了1.1084万支持者,捐款额达到72.4650万美元。

“这个想法有点疯狂。这是我的一次大胆尝试。”考德威尔说。有朝一日,当今的众多Facebook开发者或许也会赞成他的观点。

武汉华美整形医院联系方式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319/location/

海南建国医院联系方式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413/location/

苏州同济医院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18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