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上海青浦区香花桥街道纺织服装行业集体协商纪实

发布时间:2020-12-25 19:31:33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在没有直接相对应的行业协会的情况下,要不要、能不能进行行业集体协商?上海青浦区香花桥街道总工会给出了肯定的答案。6月6日上午9时,该社区纺织服装行业第三轮集体协商在区党校会议室如期举行。

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主席贾艳敏以及来自全国纺织系统的60位代表现场观摩,此次观摩活动成了今年全国纺织服装行业工会工作研究会的主题内容。

邵洪元(协商见证人、上海市青浦区香花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各位代表,今天我们在此进行集体协商,作为双方协商的见证人,请允许我首先向大家介绍双方代表……企业方代表应出席7人,金杏荣代表由于突发原因不能前来参加协商,故今天企业方协商代表为6人。根据双方前几次的沟通和协商所达成的意见,本次协商是工会为要约方。因此,双方同意此次协商会议的执行主席由工会方担任。下面,请工会方首席代表主持协商会。

「旁白」上海纺织工会主席王水官说,在没有行业协会的情况下开展行业集体协商,如何选举企业方代表是关键。该街道在区总工会和上海纺织工会的帮助下,以召开座谈会的形式,按照民主程序推荐代表候选人,并下发《意见征询表》和《协商办法》、《合同文本》初稿征求意见。42家企业中,有32家参加了推荐座谈会。对未参加座谈会的企业,则逐家上门传达会议精神,送达《意见征询表》、《候选人简历》,最终使7名企业方代表赞同率高达近80%.

孟祥伟(执行主席、工会方首席代表、上海市青浦区香花桥街道总工会主席):各位代表,在这次协商会前,企业方与职工方已经做了多次沟通,并在5月21日、27日进行了两次协商讨论,双方在许多方面已达成一致认识,但对某些条款还存在分歧。这次协商主要是对有分歧的条款再进行沟通,力争达成一致认识。请企业方代表发表意见。

宗春欣(企业方代表、上海皮皮狗毛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我对协商条款中第十条表示异议,公司加班只要经过职工本人同意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与工会协商一致后才能实施呢?

孙锋(工会方代表、卓饰纺织品(上海)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有3点理由。第一,企业需要加班,职工本人迫于就业压力,不敢轻易表达违背经营者意愿的意见;第二,工会作为第三者介入,能减少双方的直接矛盾;第三,企业要加班,如果逐个征询职工意见,操作上似乎很麻烦,如果能借助工会这个平台,也有利于企业提高工作效率。

对这样的解释,企业方代表表示认同。 在企业方首席代表、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总经理汪继文的询问下,这条款项协商一致获得通过。

孟祥伟宣布:经协商,企业方同意工会方意见,请记录员记录在案。

吴浩(企业方代表、上海兴浦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我对协商条款第十一条中关于企业为本市职工统一缴纳城镇养老、医疗、失业保险金的规定有异议。大家知道,纺织服装行业,绝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它的特点是三低一高,即:技术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企业利润低、劳动力成本高。劳动力成本中主要是两块,工资和社会保险。现在,企业交纳的社保是“五金”,而不是“三金”了。上海市政府为减轻企业压力,于2003年10月出台了《上海市小城镇社会保险暂行办法》,降低了企业的缴费费率。我们应该用足政策,等将来企业发展了,有能力了,再去提高职工的福利待遇,包括统一社保金的缴费标准。而目前来说,确实困难,对此我希望职工方能体谅企业,修改此条款内容。

徐晓明(工会方代表、上海佳颀服饰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听了吴总的叙述,我表示非常理解,因为我也是这个行业中的一员,平时参与企业管理,体会很深。但是,作为职工来说,如果企业能提供一份更好的养老保障,他们会更安心地献身企业,何况现在企业中,有的缴城保,有的缴小城镇保险,不利于企业管理。

章小新(工会方代表、青浦区纺织行业工会联合会香花桥街道分会主席):刚才听了几位代表的陈述,觉得都有道理,主要是站的位置不同,所以观点、结论就不同。我认为,既然是协商,就要兼顾对方利益。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社保金缴纳政策,也是兼顾到了各方的利益。结合纺织服装行业困难企业多、优质企业少的现状,我认为,可以将第十一条改为:“企业按规定为职工按时足额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做到应保尽保。”

双方代表均同意这样的表述,问题得到解决。孟祥伟询问所有代表后宣布:十一条通过,请记录员记录在案。

杨赟(企业方代表、上海道尔奋针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我对第十三条中关于女职工妊娠期间的要求和女职工两年一次体检表示同意,但对“要求组织员工每年健康体检,费用由企业承担”持保留意见。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特别是千人以上的企业,每年组织一次体检,工作量很大,肯定影响生产秩序。而且,健康体检是比较宽泛的概念,几十元、几百元都可检查一次,钱少的效果差,而费用高的目前企业又不堪负担,请工会方代表再考虑一下。

曹武军(企业方代表、上海近江时装有限公司厂长):我认为,员工健康体检可以两年一次,费用可以大家分担,如企业出大头,工会出小头,职工出零头。当企业发展了,实力允许的话,还可以结合职工疗休养、旅游等一起搞。

戴仁芳(工会方代表、上海高砂行工艺品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曹厂长的说法有道理,我想可以将十三条中“每年组织员工健康体检,所需费用由企业承担”,改为“每两年组织一次员工体检,所需费用主要由企业承担,工会方补充”。

杨赟: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同意工会方代表的提议。

所有代表也举手通过了这一提议。孟祥伟宣布,请记录员记录在案。

汪继文(企业方首席代表、上海服良时装有限公司总经理):我对合同中的工资标准提出异议。我认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职工收入,应该在企业能够承担的情况下执行。员工的资历不同、工种也不同,有的企业在一些不重要的岗位上,聘用一些老弱病残者,既为他们提供了就业岗位,也为企业降低了用工成本。现在把最低工资标准定得那么高,企业用人时就会造成岗位兼并,一人多用,不利于细化管理。

严牛康(工会方代表、英威达纤维(上海)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对方代表,最低工资标准每月960元,如果不是金融风暴,恐怕又调高了。作为集体合同,我认为一定要高于最低标准,我们是不是可以根据最低工资标准,经过计算确定一个比例。按现在960元算,加2%是979.2元,加5%是1008元,我建议在2%~5%之间协商一个值。

孟祥伟:我同意严代表的提议,比照最低工资标准确定一个比例。按现在每月960元的标准,上调2%,即979.2元,最好5%即1008元。这是普通操作工的水平在合同中的1~4项所列的工种,5~9项作为工资指导线,供企业参考,企业方代表看如何?

汪继文:感谢孟祥伟首席代表对企业的理解和支持,孟首席代表讲的,既考虑了职工的利益,又考虑了企业的实际情况,可以说是兼顾了双方的利益。我认为还是上浮2%比较切合实际,各位代表请发表意见。

经过反复协商,双方一致同意将合同第七条中的企业最低工资标准,改为:第1至4项工种不低于年度最低工资标准线上浮2%,第5至9项工种所定的工资标准作为工资指导线。孟祥伟宣布:请记录员记录在案。

随着双方对集体合同中分歧的逐一解决,第三次集体协商圆满结束。

「旁白」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茆荣华评价说,此次协商会是成功的,协商的4点内容都很有针对性,尤其是工资协商。通俗地说,区域集体协商谈的是底线,行业协商说的是标准,企业集体协商谋求的是提高,此次协商成果基本实现了这一目标。更令人关注的是,在没有行业协会的情况下,此次协商做到了程序规范,会前民主选举双方代表、确立协商双方的主体地位,会中请政府部门见证,会后将协商成果形成合同在政府劳动部门备案,这些都确保了协商成果的法律地位。(钱培坚)

玉山牛皮癣医院

龙港癫痫医院

白癜风患者的患病原因哪些是主要因素

合肥皮肤科医院哪个好一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