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椒王倒下农业企业贷款何时不再难鼓蕨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8:49:17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椒王”倒下:农业企业贷款何时不再难

全国消息:重庆“椒王”因资金链断裂倒下

时下正是花椒销售旺季,但一则消息在重庆市江津区愈传愈盛:四面山花椒开发公司垮了,公司董事长聂勋杰失踪!该消息已于日前得到证实,重庆“椒王”倒下了。

四面山花椒公司成立于2000年,该公司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产业规模,堪称重庆“椒王”,位居全国前列。在它的带动下,江津花椒由1998年的1万亩提高到现在的50万亩,成为全国最大的花椒基地。2007年,该公司产品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名优农产品”称号,重庆市上百家龙头企业仅三家获此殊荣。

“椒王”的倒下,原因系资金链断裂。据知情人士透露,从2003年起,该公司大概先后投入了2000多万元用于建设加工厂、购置加工设备以及技术攻关,占用了大量资金。此后,公司每年的生产资金均严重依赖银行贷款。

但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的难度非常大。一方面,不能获得贷款期限可达三、四年之久的固定资产贷款,只能申请最长期限一年的流动资金贷款;另一方面,银行贷款手续繁多、审批程序复杂,从申请到放款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半年,实际贷到的资金往往不能满足企业的实际需求。年年跑贷款,就得年年缴纳各种担保费、评估费,公司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更要命的是,农产品的收购是有季节性的,这也是企业最需要钱的时候,但银行往往很难准时发放贷款,为采购原料,企业不得不选择社会融资解燃眉之急。而社会融资的最高月息达到6%,这又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

最终,重庆“椒王”的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累计社会借贷资金超过1000万元,利息超过500万元。今年6月,在经历过长达1年多的审批等待后,“椒王”拿到某银行2000万元贷款(扣除担保费、保证金后实得约1500万元),在归还社会融资的本金和利息之后,所剩无几,已完全无力投入继续生产。“椒王”因此而倒下。

龙头企业:银行贷款比登天还难

四面山花椒公司是重庆知名的龙头企业,该公司银行评估的信用等级为AA级。据《农业发展银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贷款办法》第三章第十条规定: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贷款一般采用担保贷款。对信用等级在AA级以上,或者落实了切实可行的贷款风险防范措施的借款人,可以采取信用贷款方式。

从条文规定来看,银行对龙头企业还是实施扶持优惠政策的,可为什么作为引领者的龙头企业还会面临如此严重的贷款问题呢?知名龙头企业的命运尚且如此,中小型龙头企业的境遇就更加令人担忧。

重庆市一家市级重点龙头企业负责人说,他的境遇几乎与花椒公司一模一样,尽管他涉足的产业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对农民的带动力很大,得到了市委、市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与支持,但就是不能得到银行的“重视”。尽管他有数千万元固定资产,但他一直无法获得三、五年的固定资产贷款,只能靠最长周期只有1年的流动资金贷款维持生产。为此,他每年都得花上近半年时间跑贷款。他认为,这不仅牵扯了他大量精力,贷款所能发挥的效益也大打折扣。农产品加工业是一个利润薄、回报周期长的行业,但贷款却周期短、成本高,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壮大。

据了解,为鼓励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做大做强,重庆市财政还安排专项贴息性资金,为龙头企业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但是从贴息资金管理办法中不难发现,龙头企业从当年3月申报到立项再到次年1月验收,需要历时9个月,才能享受到政府的贴息。而“椒王”聂勋杰的最后一笔2000万贷款,从申请到放贷用了1年多时间,这也是导致其进行大量社会融资的重要原因。

对于一些小型龙头企业,银行贷款更比登天还难。这些小企业固定资产少,大量的资金都投入在基地建设上,而他们租来的土地、出产的农产品,都不能作抵押,也就无法获得银行的贷款。一位农业管理者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江津双福一带共涌现出了50多家花卉企业,但受融资难题所困,至今只剩下10多家,其中不少企业负责人也像聂勋杰一样,一跑了之。

银行: 农业信贷风险制约有效投入

“椒王”倒下之后,重庆市某民营龙头企业负责人对媒体说,若再不改善龙头企业的融资环境,一些龙头企业将不可避免地步花椒公司之后尘。

金融机构则普遍认为,农业保险体系和风险补偿体系尚未建立和完善,农业信贷风险难以控制,银行必然对投资农业持谨慎态度。数据显示,2008年,重庆市各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为6189亿元,其中农业贷款为1089亿元,占比仅为17.7%;今年1—3月,余额仅增加约100亿元,只占全部贷款新增额的9.3%。

重庆市农村商业银行行长谭远胜告诉记者,到2008年6月底,该行涉农不良贷款占到了全行不良贷款总额的76.7%。他举例说,2005年,该行武隆县支行积极支持当地生猪规模养殖,投入3600万元贷款,2006年猪蓝耳病疫情让贷款损失超过2500万元,损失率近70%。

谭远胜说,农业企业贷款,目前主要是传统的不动产抵押,缺乏信用授信及其他的担保方式。而该市大多数农业企业起步较晚,规模小,家底薄,有效资产存量少,自身质押不足,寻求担保单位也很难,资金往往因此得不到满足。不过这个问题,随着该市农业担保公司的成立,或将逐步解决。另一方面,重庆农业龙头企业优势不够明显,多数企业销售收入在1000万以下,还没有一家上市龙头企业。全市所有龙头企业2008年销售收入加起来,仅相当于国内排头的1—2家企业。大多数企业还没有真正打出自己的品牌,抵抗市场风险能力较弱,成了融资瓶颈。同时,一些企业运作不规范,民营企业多为家族式管理模式,缺乏规范的财务管理,信用评级低,这也是信贷的障碍之一。谭远胜表示,要解决农业企业融资难题,绝非一日之功,需要政府、企业、金融机构的共同努力。

权威人士分析认为,中央和地方财政每年都拿出资金扶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但是资金量不大、且资金分头管理,难以发挥更大的效力。再加之县乡负债严重,财政困难,专项配套资金无从落实,而以各种方式挤占支农资金的事情却司空见惯,农业产业化的财政支持短期难有根本改善。

因此,农业产业化经营必须充分发挥金融的重要作用。努力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大力吸引金融资源的参与和支持。也只有为农业产业化提供金融支持,由支柱产业推动龙头企业、合作经济组织,由龙头企业、合作经济组织带动农户,形成利益拉动下的经济连锁反应,也才能激活农村大市场,实现农村经济发展和金融成长“双赢”。

合肥青少年癫痫医院

哪家医院治甲状腺好

武汉西医治疗白癜风

合肥男科医院乘车路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