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平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兔子向人开枪的年代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6:51 阅读: 来源:平衡车厂家

那是1973年,我在魏县马头公社公社社中上学的时候,在路途中所见发生的一件惊险离奇的小故事。

猎人张二九发现了一只“老黄角”兔子,并向兔子放了一土制猎枪,兔子反过来真是急了向张二九还击了一枪……这在当时的十里八村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那时的生产队实行的是大锅饭,一窝蜂。社员们虽然整日辛勤耕耘,面向黄土背朝天,土里创食,大都是吃的是玉米面饼子,红署面窝头,穿的是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吃了上顿没下顿,能吃上顿肉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

人们想尽各种办法要改善伙食。有的下河摸鱼,有的上树逮鸟。有的用网网兔子,还有的养狗追兔子;有喂老鹰叼兔子,更有甚者,用土制猎枪打兔子。兔子肉可解谗,兔皮也可到供销社卖成钱,不但能改善人们的生活,也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收入。

魏县泊口公社前佃坡,后佃坡两个生产大队,用土制猎枪打兔子在本县成乡出了名的。曾有前佃坡,后佃坡一个兔子搭两窝的美名。前佃坡大队有一张姓大户,过去由于政府对枪支管理不严,不像现在政府明令禁止个人私藏枪支,更不能私自造枪。全村有私自加工的土猎枪10多条。一些社员利用冬季闲了没事干,就三个人一伙,五个人一群,每人肩上背上用土纺土织缝好的前后吊兜装兔子用的双兜布袋。

打兔子这一行有个规则:只要发现有兔子的区域后,见着兔子、三人迅速散开,成三角形,一个人站到一个角上,三个人同时出枪枪口对准兔子,指定一个人开枪前,先用脚朝地上垛,震醒兔子,等兔子跳起那瞬间,立即开枪。这叫打跑不打卧。如果第一人打不准兔子,第二人接着再放枪;第二人还没有打中,最后一人再开第三枪的办法进行围堵,使兔子插翅难逃。虽然打猎者预先有周密的布置,布下了天罗地网,但对“老黄角”兔子有时也是束手无策。

1973年秋后,我和几位同学去学校上学,走在了田间的草肠小道上,因为这条小路离学校的路最近,在上学的途中路过一块坟地,坟地的周围是生产队种的白菜,还不到成熟的收获的季节。只见一个背着猎枪的打猎者,单枪匹马地绕坟头周围转圈,好象发现兔子的株丝马迹。兔子这种动物如果是“老黄角”不管你在他身边如何转圈,它始终沉得住气,不到万不得一的时候,它是不会轻易跑的。俗话说的好:“人老了滑,姜老了辣,兔子老了鹰难抓”。

老猎人常讲:“老黄角”兔子是很难捉住的。兔子被狗追赶的时候,不是直线前行,而是走曲线跑弧形,能躲会闪,有时看似被狗追上了,它急速掉头将狗甩掉。特别是遇有棘针棵子的障碍物时,兔子不但不躲避减速反而加速让狗追赶,由于它小巧玲珑,身轻如燕,啾准机会一闭眼,钻过去。而狗就不行了,身体高大,事先没有提防,由于追兔子心切,来不及刹车,一头就撞上去后,扎到棘针上,造成双目失明或死亡,而兔子趁此机会得以逃生。

更有妙者,兔子遇有狗追的时候,采取了诱敌深入欲擒故纵的战术。找它经常操练的农村社员墙头留下的水道眼。一路狂奔把狗引过来后,它能挤身穿墙头下水道眼而钻过去,而狗不知道是计速度太快,来不及刹闸,则一头撞在墙上一命呜呼上了西天。“老黄角”设计的还有许多陷井不易被狗识别出来,有时人也难似辨别出来。

前面说的这位发现兔子踪迹的猎人,是魏县泊口公社前佃坡生产大队的社员叫张二九、号称神枪手,打兔子百发百中。从无失过手。只见它背着猎枪朝坟头周围的白菜地转了10多圈,虽然知道这一块地里有兔子经常出没,就是找不到兔子的安身之处。俗话说:狡兔三窟。经仔细查找,最后还是发现在坟头前边柳树一侧一只兔子爬卧着一动不动。张二九由于逮兔子心切,忘记了“打兔打跑不打卧”的规则,居枪就给兔子卧的地方放了一枪。兔子由于没有跳起来,所以打不着要害,只受了点皮毛之伤,还能挣扎起来慢跑。这时的张二九马上又装上了一枪药及砂子。想朝兔子开第二枪,当他看到兔子受伤了,跑不快了,再放一枪会赔钱,能省一枪是一枪。于是呼张二九就把装满药的土枪放到地上,轻装前进,撒腿去追兔子。

这只“老黄角”兔子也不远跑,而是围绕着坟头的白菜地给他兜圈子捉迷藏。你别小噍这“老黄角”兔子受了点伤,它可是一只久经沙场的老将,宝刀不老。它不慌不忙,阵脚不乱地绕着坟包转圈,沉着应对。在几次险些被捉住时能随机应变,上窜下跳,让张二九似够着似捉不着几次跌倒摔在地上,气急败坏。“老黄角”不亏有两下子,在转圈中逗着你玩,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同张二九大战第九个回合时,“老黄角”觉得玩累了,看到猎枪口正面对着张二九一刹那间,“老黄角”当机立断纵身一跃有一米多高、四脚并拢,以万夫不挡之勇,举重身之力跳到张二九放在地上的猎枪枪击上,只听田野里响起“咚”的一声枪响,张二九倒在了血泊之中。“老黄角”兔子回头看了看土枪已打倒了自己的对手,这才抖掉身上的尘土,摇摇尾巴好象在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在这场生死较量中,小的,你给我耍心眼还嫩点。”带着胜利的喜性,神气十足开始它新的生活。

再看看张二九受伤后躺在坟头的白菜地里,心想:打了一辈子的雁,最后还是被雁叼瞎了眼。望着渐渐远去的兔子,疼的他爹呀娘呀嚎叫的不是人声。“快来救命吧,我不能活了,龟孙兔子开了我一枪”。这凄厉的叫声,惊动了过路的人,也惊动了远在远处生产队地里干农活的社员,纷纷跑过来观看。这时的张二九满脸是血分不清是人是鬼,浑身中满了铁砂子。当人们问他是怎么回事时,张二九满肚子委屈地把事情的来由去脉简单的叙说了一遍。兔子呢?人们问罢,张二九,满腹委屈地说:是“老黄角”那个老杂种兔子开了我一枪跑了。茫茫田野,到那里去追凶手啊,赶快救人吧。

那时救人可不像现在打个120就来辆救护车。在那前不挨村后不临店的田地里,又没有电话,生产队长就急中生智派两名队员,我也赶忙招呼几位同学,大家七手八脚把他抬上往地里送粪用的手推车,把张二九送到了公社卫生院。公社卫生院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医生说:张二九中的是枪伤,铁砂子渗透到了骨肉里,数量之大,得到省市的大医院去动大手术,快转到大医院去吧。去大医院看病张二九恐怕100只兔子钱也换不来了,看来张二九后半生要在痛苦中度过了。(文:贺凤田)

大连定制职业装

遵义设计职业装

济南订制工服

江油定制西服